低成本小制作 王家卫领衔的上影节创投风向又变了

时间:2019.06.22 来源:1905电影网 作者:拼多多

1905电影网专稿上海电影节应该有一个关键词,就是迷人。多么迷人的夜晚。”当导演邬浪捧着证书,站在制片人顿河与演员李梦中间时,发出这样的感慨。


这是6月18日的夜晚,他刚刚从王家卫手中,接过2019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的评委会特别推荐项目奖。

 

6月18日,上影节创投单元落幕


《雪云》是邬浪的首部长片,3年前开始筹备,去年遇到制片人顿河。这部预算500万的电影目前筹到了100万的资金,李梦免费出演了曝光在创投上的短片。顿河说,不少来洽谈会的人都觉得,这是个成熟的项目了。

 

像《雪云》这样,完成剧本并且定下演员的项目其实不多。今年入围上影节主竞赛单元的《春潮》导演杨荔钠就透露,自己在拿着这个本子参加创投的时候,虽然写着郝蕾出演,但能不能请到郝蕾,自己根本没有把握。


入围本届主竞赛的《春潮》也曾参加创投


今年的上影节创投单元总计有来自21个国家的454个项目报名;最终36个项目入选4个组别;创投进行的3日中,共计举行了646场洽谈会。走过13年的上影节创投如今已发展成为了中国电影节创投单元中最为重要的一个。


在今年创投单元举行期间,小电君也与多位评委、制片人、创作者聊了聊,试图了解创投对于年轻的电影项目而言,究竟意义几何,本届创投又体现出怎样的行业新风向。


1


6月16日,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后的第一天,不少媒体和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前往上影节大部分活动所在地银星皇冠去听行业大佬们的对谈,而是来到上海展览馆里,去看看今年的创投又有了什么新项目。

 

这座苏联式建筑的内部,在创投活动期间,被分割成了两部分——封闭的空间里,是项目路演,也就是现场展示,每个项目有10分钟的时间,把自己介绍给台下的片方和最前排坐着的3位评委:导演王家卫、制片人沈暘、导演陈正道


路演现场


另一个区位则是一个个小隔间。被片方看中的项目,会在17、18号两天得到约见,在这些隔间中一一对谈。


在顿河看来,上影节是国内最大和最专业的创投平台之一,导演在这里可以一次性地见到行业内的所有具有投资可能性的公司。而且参加创投,也是扶持新人导演以比较专业的方式进入电影行业的入口。

 

和过往几年非影视行业的投资者也纷纷进入不同,今年的创投洽谈明显向着内容端下沉。在洽谈区走一圈,听到影视公司最常问的问题便是“你这个故事想要表达什么?”

 

创投洽谈区


“今年的创投,其实大家也看到了,独立制作、低成本项目收到了欢迎。其实这也是反射出今年工业的一个生态。虽然头部项目相对来说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但中端的项目几乎都被推迟。现在反而是这种低成本的、作者表达的,或者是悬疑、黑色的特别受到欢迎。”

 

上海电影节创投的创办者和前七年的负责人沈暘这样向我们讲述她对上影节创投的观察。在从创投中挖掘出《东北偏北》《少女哪吒》以及《白日焰火》等电影后,她今年也以评委的身份回归上影节创投。

 

沈暘说,某种程度上创投的确是市场风向的反应。和每家着力打造的头部项目不同,创投项目跟随市场风向的变化特别明显。她回忆起过往几年武侠片、动作片特别流行的时候,创投项目也会收到不少动作片、武侠片的项目。

 

上海电影节创投的创办者,制片人沈暘


在她看来,悬疑、黑色很有可能是接下来几年的风向,不仅仅是行业生态的原因,也是这种类型的电影恰好是作者表达与市场之间的桥梁,当现实题材成为当今市场的主流题材,这种带有个人表达的现实主义或者魔幻现实主义的项目,就完成了创作者与市场之间的沟通。

 

2


参加创投单元最重要的一件事还是帮助导演找到投资。


据制片人顿河透露,上文提到的获得本届创投单元评委会特别推荐项目奖的《雪云》目前仍有大概400万的资金缺口。


顿河说:“我相信参加创投的绝大多数是为了找投资。现在的电影市场越来越成熟,纯粹的商业片还是能够找到比较好的投资方的,但对于作者型导演而言,这个平台会非常的重要,所以我们还是以找投资为主。”


《雪云》获得本届上影节创投单元评委会特别推荐项目奖


获得最佳青年导演项目的王一寓带来的项目叫《凯迪拉克》。开幕式当晚,她和其他9位入围创投单元青年导演计划的导演一起走上了开幕式红毯。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的项目会得到青年导演计划这个子分类的最大奖。

 

《凯迪拉克》也是青年导演计划这10个项目里比较成熟的一个。和其他新人导演被发掘的轨迹类似,她在北京电影学院的毕业作品被制片人邵东旭看中,带着自己的第一个长片项目来到创投单元。


最终,《凯迪拉克》不仅仅被三位评委看好,最终还获得了万达影业每年在上海创投颁发的15万元奖金。


 


万达影业的负责人感慨,自己去年选了四五个项目,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机会开机。他说:“我们希望青年导演能尽全力把项目推出来。不仅是在创投上曝光,也要把它拍出来。我们希望自己选出来的项目能够有拍摄的时间表。”

 

在颁奖给王一寓的时候,这位负责人问了一句:“明年拍得了吗?”

 

这其实是创投项目面临的另一个问题。不少带着剧本初稿来的项目,成熟度其实并没有达到立刻开机的程度。


在入围青年导演计划的十个项目里,每个项目的平均预算大概在700万元左右,7个项目写着自己筹措到了第一笔资金,但往往只有项目整个预算的十分之一不到。

 

3


曾经出品过《长江图》《柔情史》的制片人杨竞这次也带来了一个新人导演项目《沸腾》,导演是凭借纪录片《我有一个忧郁的,小问题》获得关注的张溪溟。但是杨竞对于青年导演的创投也并不是十足乐观。“你别看这个场子现在人很多,最后可能一大半都拍不出来。”他这样对媒体说。

 

制片人杨竞


对于创投项目变成电影项目开机缓慢这件事,沈暘觉得这也是创作的规律。不少项目其实是带着剧本初稿来,所以会经历比较漫长:

 

“剧本到了这边之后,包括一些成熟的项目到了这边之后,其实通过这三天里边,不停地每天见片方,他们也会涉及到新一波的对这些项目的反馈,对它的市场的走向,项目的方面,项目的定位,这些反馈。然后根据这些反馈,他们重新做一个新的尝试。电影项目它不是一个速成的过程。”

 

创投单元评委王家卫


在3天的创投活动上,主持人反复宣布的一件事情便是去年参加创投的项目《迷走广州》就要在最近开机了。和《迷走广州》一起入围去年创投单元的另一个项目《莫尔道嘎》今年也以进入“制作中”子单元的项目身份再次来到创投单元。

 

《莫尔道嘎》的导演曹金玲《我的早更女友》的编剧。2018年参加创投,她跟20多家投资公司洽谈。今年在“制作中”单元的路演刚结束,她下台便有华谊兄弟的负责人找来,希望聊一聊合作的可能性。

 

《莫尔道嘎》在去年年底开机,完成了一半的拍摄计划,这次再度参加创投。曹金玲说,寻找资金不是最主要的需求,还是希望能够听一听王家卫、沈暘和陈正道三位评委的意见,从而在下一期的拍摄中能够做得更好。

 

《莫尔道嘎》已于去年年底开机


去年参加创投时,正好赶上《我不是药神》在上海做放映活动。曹金玲告诉我们,自己看到王传君的戏非常感动,在上影节之后便联系上了王传君,请他参演。《莫尔道嘎》作为一部在上海孵化的片子,在曹金玲看来,确实享受到了这个平台提供的好的合作伙伴和机会。

 

这也是沈暘建立创投单元的初衷。在她看来,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亚新奖”和“创投单元”这三个组成部分,恰好就是一个导演的上升过程,从创投单元孵化出来的项目进入亚新奖,最终再进入金爵奖参与最高奖项的争夺,可以说是一个培养导演的有效途径。

 


的的确确,有不少导演从创投走出。张猛可以看做上海国际电影节推出来的导演,《钢的琴》当年便是参加了创投。


宁浩《绿草地》获得了第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受欢迎影片。他的公司坏猴子影业又在创投单元设立奖项,提携行业新人。今年他更是以评委主席的身份回归亚新奖。


本届亚新奖评委会主席宁浩(左二)携众评委亮相


从2006年到如今,已有65部电影从上影节创投单元走出。早年,一个创投项目变成一部电影,往往要走过不短的年头:刁亦男导演《白日焰火》用了4年;王童导演《对风说爱你》用了3年;去年出现在亚新奖上的《未择之路》也是4年。

 

然而最近几年,创投单元的项目“变现”有越来越短的趋势:马丽章宇主演的《东北虎》已进入后期制作;坏猴子影业的《热带往事》请来了彭于晏,在亮相上海后,又在去年的柏林电影节创投单元获得大奖,电影在去年十一杀青;同样走过创投单元的《荞麦疯长》今年即将上映。


《荞麦疯长》计划于今年上映


今年上影节的创投手册最后写了这样一段话:“创投十三年,我们越来越坚定地相信,总有一条路可以走,也希望见证、陪伴更多项目无论此刻是什么形状,都一起走向最后完美的圆。”


你好,之华
爱情

你好,之华

周迅重温青葱记忆

我愿意I Do
喜剧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两帅男

一代妖后
剧情

一代妖后

刘晓庆巩俐拼演技

武馆
动作

武馆

惠英红早期功夫片

力王
动作

力王

樊少皇激情秀胸肌

新警察故事
动作

新警察故事

成龙大哥老戏新唱

友情链接:富德开户:QQ:389024  富德  富德棋牌  富德下载  富德棋牌下载  富德总代  富德棋牌总代  富德代理  富德棋牌代理  富德股东  富德棋牌股东  富德棋牌主管  富德棋牌招商  富德主管  富德招商  富德棋牌平台  富德平台  富德娱乐官方  富德官方  富德棋牌注册  富德棋牌开户  富德注册